冬雪巧玲 发表于 2021-2-21 17:13:43

p40p

难忘山苦菜


难忘山苦菜

——天之骄子





前几天和妻到农贸市场购物,远远的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叫卖“山苦菜,快来买山苦菜吆!”循声望去

  

看到一个老农站在那里,在他的面前摆着两个装满山苦菜的篮子,旁边蹲着几个购买的人。我和妻走向前,望

  

着眼前绿油油、嫩嫩的山苦菜,我动心了,忙窜掇妻购了一些。晚上妻做了一些用山苦菜蒸的窝头和菜粥,吃

  

着喷着菜香的窝头和菜粥,我想起童年一件和山苦菜有关的一件故事来。

  

  

  

在六十年代那个生产救灾时期,我刚满七岁。一天下午,母亲对我说:“二子,家中的玉米面不多了,待

  

一会你爸就要下班你哥就要放学了,晚上我们吃什么呢?你和我到山上去挖些山苦菜吧。回来掺上吃。”听了

  

母亲的话,我拿起书包,就随着母亲走到颜山的深处。那天下午天阴沉沉的,乌云积得很厚,我和母亲不停地

  

挖着地上的山苦菜。不一会从云层深处传出几声闷闷地雷声,天上蒙蒙地飘下了小雨。母亲看到下起了雨就对

  

我说:“二子,天下雨了,你先回去吧。我再挖一会。记住沿着来时的路往会走,不要走岔了路,防的迷糊了

  

。”我按母亲说的,循着上山的路往山下走去。雨越下越大,我的步伐也越来越快。走着走着,我迷糊了。在

  

一个岔路口,我闹不清到底该往哪边走了。周围也没有一个人,四周除了哗哗的雨声,再就是风刮树叶的唰唰

  

声。身上的衣服也都湿透了,又冷又怕。我急的大声哭喊起来:“娘!娘!你在哪儿,你快来呀!”四周除了

  

雨声和树声,听不到别的声音,也不见一个人的踪影。我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大。突然,从一条路的那边闪出一

  北京治疗扁平疣医院

个人影匆匆地向我这边走来,人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终于看清向我走来的是一个老农,他头戴竹笠,身披

  

蓑衣,肩抗一柄锄头。那老农走到我的面前,关切的问“孩子,你要到哪里?”我说:“我要回家。”“你家

  

在哪儿?”我说:“在城里大街”老农牵起我的手说:“来,到树下先避一避吧。”于是我们走到附近一棵大

  

树下,老农敞开蓑衣,把我揣到怀里用蓑衣将我的身体护起来,老农问我道:“大雨天,你到山上干什么来了

  

?”我将随母亲上山挖山苦菜和因下雨儿下山的情况告诉了老农,老农问说:”你不要到处再跑,就在这等你

  

母亲来吧。”我的身体紧贴着老农的身体,身上热乎乎的,寒冷和害怕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和老农静静地等着

  

我母亲的到来……。忽然,远远地听到母亲地呼喊声:“二子,二子,你在哪儿!”我急忙答到:“娘,我在

  

这里!”母亲寻着我的声音走来,我一看到母亲,忙从老农的身上跳下,扑到母亲怀里,母亲紧紧搂着我,眼

  

里不停的流着泪。我也哭喊着:“娘,娘”。我将老农照顾我的情况告诉了母亲,母亲忙不迭地向老农道谢,

  

老农带着责备地口气对母亲说:“侄媳,这样下雨的天,不能带孩子上山,更不能叫孩子一人下山,淋病了怎

  

么办?”母亲不断的对老农说:“谢谢大叔,谢谢大叔,都是我的不对。”雨终于慢慢的停了。老农抗起锄头

  

到山上去了,我则跟着母亲走下山来。

  

四十多年过去了,母亲早已离我们而去了。当年我和母亲到山上挖山苦菜遇到的那个好心的老农我再也没

  

有见过他,甚至我早已记不清他是什么摸样了。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山苦菜为主食的年

  

代已经一去不复还了,山苦菜以成了饭桌上稀有的佐餐。但当山苦菜下山的时候,我都买一些到家。每当我吃

  

着喷着菜香的菜窝头和山苦菜粥时,我就想起那次随母亲到山上挖山苦菜的经历。我就想起那为好心的老农,

  

可能他早已不在人世了,但我仍然时时想起他,追忆着他。

  

  

  



联系方式:(电话)0533-4263165|(Email)bshxsh@yahoo.com.cn|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p4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