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af2849 发表于 2021-2-9 18:41:27


每次遇见,都是雨天。他都撑着这柄硕大的有着鲜红格子的旧伞,大大的伞架,象他的年纪一样,很有些岁月了。每次看到它我都会回到童年,回到某一段温暖而深刻的记忆里去,母亲撑一柄黑伞牵我过马路时的温热的手仿佛余温尚存。那柄黑伞有着同样硕大的伞架,只是那时还没有如此艳丽的色彩。
他总是在雨天,撑着同一柄伞站在同一栋房子的琉璃屋檐下,必定整洁,必定执着。风吹动他花白的头发,他浑然不觉。每次我经过,他总是耐心地叮嘱: 小心啊,路滑1脸上尽是慈祥。我常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静静地注视他,注视这个衣着整洁须发皆白的老人,注视这道雨天里最凄凉的风景。
常常有不懂事的孩子围着他又笑又叫: 疯子!疯子 甚至拿伞去戳他。家人不在的时候他总是很无助。像个无辜的孩子不知所措,神色慌张,他会蹲下,把头深深地埋在腿间。那些刺耳的尖叫侵扰了他的宁静。他一定无法知晓他做错了什么,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安详很纯净很,他最大的就是在某一个雨天站在自家的屋檐下告诉每一个路人: 小心啊,路滑1因为很多年前他最最挚爱的孩子就是在这样一个雨天因为路滑离他而去。从此这个屋檐下便一直站着一位执着的父亲。他把所有的遗憾与慈爱都用同一个姿势同一句话阐释着失去孩子后的岁月里的每一个雨天。
又是雨天,经过他时,他仍然卑微而小心地重复着同一句话。
我的心一恸,眼泪来得肆无忌惮。
随机推荐: 淘宝商城优惠券 购物券 打折优惠券网 优惠券 优惠
相关的主题文章: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